有温度的杨林
作者:瞿魏娟  时间:2020-10-16  点击量:   
【字体:

云南的早上九点,太阳已把浓浓的白雾驱逐开来,湛蓝天空和大片云彩仿佛精心洗过般的洁净,强烈的阳光直射大地,绿叶油得发亮,蜘蛛丝像一条条发光的银线,螳螂川河面波光粼粼。在太阳底下站一会,便能感受到明显上升的暖意,这是太阳传递给人的生理上的温度。工地上,工人和技术员们都是一副黝黑的面孔,经常在高温、强紫外线下工作的他们,身上衣服湿了一遍又一遍,鞋子磨破了一双又一双,可是他们却依旧热火朝天的大干着,他们所传递的是心灵上的温度。

日前,我有幸参加了“媒体走进中铁十四局暨云南片区宣传报道培训班”。第一次出门参加培训,虽然从早到晚,为期3天的行程被安排得满满的,却见识到了号称“亚洲第一隧”的杨林隧道这个有温度的地方,感触颇多。

“大家会航拍的举下手”“会相机的举下手”“会Ps等修图软件的举下手”“会Pr等剪辑视频软件的举下手”……在新媒体制作课上,在讲述了航拍视频和延时摄影及一些视频案例后,讲课老师范少文抛出了一串问题。面对老师及其团队制作的可媲美央视纪录片的原创视频,面对从施工爆破技术员到进入股份公司再到国资委单位工作学习的转变,他惊人的逆袭之路,让我这个自称新0闻学毕业的小青年自愧不如却崇拜不已。

“去接触新事物,要带心,不仅是带眼睛,更要带上感受度,把自己代入进去,发现有温度的地方,充分发挥所有感官。”提及新闻敏锐度,云南广播电视台记者付琳如是说。虽然综合办负责宣传报道方面的工作,可是我平时去工地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去工地的时候,手拿相机,看着远处层峦叠嶂的高山、似乎触手可及的蓝天白云、用力挥舞臂膀的“铁疙瘩”、烈日下的劳动者,这些都映入眼帘,可是内心似乎习以为常,心里只有“工地果然是工地啊”的感慨,总觉得找不出新闻点。平时写稿也大多是领导先抛出枝,我再跟踪采访及写作报道,尤其是手中的照片越拍越缺乏温度。听到老师的这番话,居然涌出想尽快去杨林隧道挖掘有温度的新闻事件的想法。

施工隧道里,哗啦啦的流水顺着工人的脸颊往下落,不一会,作业人员就成了“落汤鸡”。随着一阵刺耳的切割声,镜头转向一旁的电焊工,防护面具下火花四溅,混着蓝白色烟雾。隧道里光线不似露天场地,手电筒的光射线在洞内就像灯柱一样。另一边,齐心向前拉钢筋的工人,手套磨得发白,混着泥浆。视频里的杨林隧道“别有洞天”,它的一切,都让人好奇不已。

坐在办公桌前,回想起这条修建了6年的隧道,切身感受了“时间长短的变化,是一眨眼功夫”的哲理。

一个上午的时间,我们坐着大巴一个点赶一个点的实地参观;下午分组进行人物采访与写作实战。

整理此次杨林隧道的素材,有三个新闻点尤其有“温度”。

通过洞内实时监测的摄像头留存的画面,平时因施工大干而热火朝天的隧道此刻像极了“海啸”登录的模样,一面是不停变换位置的管涌状喷水、掌子面大范围掉块和垮塌、无声影像中隐藏的围岩背后轰隆隆的响声;一面是跟混凝土一样的水面不断上涨,水浪借着“排山倒海”般的风势汹涌着往隧道出口层层逼近,两个总重100多吨重的台车,下一秒就被它吞噬……

昆明绕城高速杨林隧道是全线控制性工程,长约9.5公里,是当时在建及目前施工完成的亚洲最长双向6车道高速公路隧道,被称为“亚洲第一隧”。十四局承担杨林隧道6.5公里正线、1.05公里斜井及152.5米竖井的施工任务。项目2014年10月份开工,2018年4月6日右洞顺利贯通,2020年5月4日左洞顺利贯通。

该隧道地处滇中地震区,围岩复杂多变,软弱富水,穿越多条断层破碎带,涌水突泥频发,暗河溶洞密布。左洞的最后17米,干了两年,因涌水突泥,又退回来,反反复复,越干越多,变成了35米。隧道施工这种涌水突泥的突发情况,在昆明绕城高速A2工区项目,早已司空见惯。

另一个是关于“静电除尘”。

高压静电除尘自动控制系统,是该项目的一大创新方案,它是云南省首个用于高速公路隧道的静电除尘系统。

静电除尘系统,主要是在隧道左洞设置两座静电除尘洞室,两座洞室相距4320米,它与隧道设置的通风竖井、斜井等共同组成整个隧道的通风系统。汽车经过,空气达到一定浓度后,它就开始自动运转,对排出的空气进行过滤,起空气净化、空气循环作用,在节能减排方面是重大突破。

二衬施工的台车方面,项目和设计院共同协商,把静电除尘洞室断面小的改成大的,优化了断面,节省一个台车费用,还提高了效率。就因为优化了,做出来后,设计院发现确实设计小了,优化过的断面更符合实际。另一方面,项目还利用现有材料中的风管和水管,组合成轻便的台架来应对隧道里面曲径小的地方,便于拆卸,化整为零。

而“污水沟”的创新专利,则是这次杨林之行的又一惊叹之处。

项目公路隧道污水沟要做成半蝶形流水面,传统的是预制立模几十公分一块,中间拼接缝多,容易形成污水向下渗透,而且工序较多,耗费的时间长,成本增加。于是该项目研发了一种新机器,将混凝土倒沟里面,用设计加工的自动整体沟模筑机,碾压成形,可以一次性把隧道的污水沟弄好,也能满足形状、强度和设计。

涌水突泥、静电除尘、污水沟创新发明……将近7年的打拼,即使经历了9次突泥涌水,仅隧道最后的17米就干了两年,也没有一个人离开项目,甚至凝聚着职工心血的一个个专利的成功申报。杨林隧道,本身自带“温度”,而每个工程人身上的“温度”更是令人万分动容。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